龙渊Lorn

少数派自留

头像/背景
by @BLACKSTATION

非授权请勿转载
感谢喜欢


我生不自量
寸寸挽强弓

浮生愿向书丛老
不惜将身化蠹鱼

微博 蠹鱼向海

[授权转载] 九州纪行·秋林渡

written by 有莘桀

宛州虽不是大州,但也有十二万拓,因此想陆行遍游宛州也是件辛苦的事,幸而有一条贯穿宛州的河流——建水。

若说宛州诸城是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那么这条河流便是连接明珠的缎带,怪不得人说,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这人与水大抵是分不开的。

自淮安出发,顺着建水,畅通无阻,一路上游览宛州诸景,雄浑磅礴的雷壑飞琼、恬静梦幻的江山梦晚、静谧平和的月影林音……

直到来到了秋林渡。

秋林渡处在云中到苦杨寨的中点上。这一段的寒云川水深流急,素有“顺流七里,逆流七百里”的说法,这一路舟不可行,唯有靠纤夫拖拽。

“下船”船老大喊着,"这里船过不去,只有靠纤夫拉船,诸位可以先在这歇息一下,等船过了这一段再上船。"

下了船我向不远处的客栈走去,路上碰见了那些纤夫,大都是黝黑的皮肤,身子有些瘦,没穿衣服,只有块兜裆布,手上都提着兽皮搭布,我很奇怪,这群汉子是如何拉动船只的。

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饿,我便又加快了脚步,很快便看见前方的客栈,客栈前有根旗杆,上面有面旗子,好像写着"安"字,我心中一动。

来到客栈门口,发现客栈掌柜已等待在这里。

"你是安泽的人吧。"我说。

"对,小人是安老板手下的伙计,特来此迎接罗先生。"掌柜说。

我不由摇头苦笑。

"这个安泽啊。"

掌柜引我进门,客栈里早安排了酒食,所幸不是什么大鱼大肉,只是几样小菜和点心,还有一瓶碧春酿。

坐在桌前,我夹起一块饼,咬了一口,味道十分好,似有螃蟹的鲜味。

"这是什么点心?"我问掌柜。

"这是本地索家的招牌菜蟹壳黄,这客栈也是从索家收购的。"掌柜忙答。        

这时爆发几声喊叫,我吃了一惊。

掌柜告诉我这是纤夫在拉纤喊号子,我走到窗边向外看。

"女子是在秋林渡哪,白生生的胳膊腿哪,嗨约哈约,绣花枕头丝绵被呀,嗨约哈约,问问哥哥睡哪头,嗨约哈约 ……"

虽只是村野粗俗的歌号,但这些纤夫们喊得是那么惊心动魄,那么拼命,仿佛要将一切都吼出去。

那些纤夫手拉着绳,脚蹬着地,整个身子仿佛要贴着地面,那根粗大的纤绳深深的勒进肌肉,即使是兽皮也无法阻挡。

船在湍急的河水中摇摆,似乎马上就会被河水冲下,但又那么牢靠地被纤夫拉住,无论多湍急的河水都无法从纤夫手中把船夺走。在那嘹亮的号子中,船一寸一寸地挪动,很难想象纤夫那不甚健壮的身子中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但我不会称赞他们的力量,因为我知道,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是不会有人去当纤夫的,这不过是他们为了生存而努力挣扎,他们不敢也不能松开肩头那根绳子。

船过了秋林渡,我也该回到船上,那些纤夫此时正瘫在河岸上休息。

这时掌柜突然喊道:"过来吃饼啦!"

我诧异地望着掌柜,他解释说:"上代索家家主也做过纤夫。"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走上船去,继续属于我的旅程。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龙渊L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