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Lorn

少数派自留

头像/背景
by @BLACKSTATION

非授权请勿转载
感谢喜欢


我生不自量
寸寸挽强弓

浮生愿向书丛老
不惜将身化蠹鱼

微博 蠹鱼向海

最初的约定,陈年的炸雷——欢迎面对现实


作者:苏冰

2015年春天我到北京出差,两位影视公司的老总约我见了一面,对我说,他们有意购买九州小说的改编权,但是因为知道九州的著作权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想预先了解一下九州题材作品的法律风险。那还是九州题材刚刚在影视市场受到关注的时候,我于是大致讲了一下所谓“公版设定”,所谓“南北九州”。当时没觉得怎样,但后面随着九州小说的著作权陆续出售,授权、转授权、原著授权、衍生作品授权等情况越来越复杂,利益相关方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多地感受到许多购买方和制作方或是根本不了解九州复杂的过往,或是虽有耳闻,但理解为小孩子掐架,总之所谓“南北九州”的分立并不是什么会对商业运作会造成现实影响的问题,即使有影响,也有原著作者在前头顶缸。这时候我才开始觉得,当年那两位老总,有着难能可贵的坦诚和清醒。

原著作者负责,听起来有理——九州过往的那些纷争,写过九州小说的作者们确实不可能完全不知道;哪些东西可用,哪些不可用,大多数作者心里也有大致的红线。但是,如今已经不是作者写作的问题,在作品的商业开发过程中,参与改编的单位和人员众多,改编也并不仅仅依托原著,情况不是作者可以控制的,很多环节上,作者甚至根本就是要到发布后(早也就提前两三周)才看到成品,根本不可能提前进行有效的检控。而这种情形即使在日后也将是常态。

于是问题来了:如果不能改变“作者有权提出意见“的条款常常是一纸空文,那么最终谁来保证九州小说的衍生作品里没有任何元素跨越了楚河汉界?

近三年前我对那两位老总的建议是:买南九州的作品,找熟悉南九州的人参与,反之则找熟悉北九州的人,不要混在一起用。发面饼和死面饼的区别在我们看来固然无稽,但在信仰上帝的人看来这就是重大问题,更何况所谓南北九州的分野,还掺杂了关于著作权的法律风险,可能牵动一些与商业项目原本无关的老伤旧痛,徒增争议。我个人不会参与一些项目的开发,我不了解九州的某些设定、力有未逮固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我在工作中会不自觉地将某些文字修改到我熟悉和喜欢的方向去,可这种修改又未必被相应的观影人群喜欢,一边要说“凭什么用了我们这边的东西”,另一边要说“凭什么要把这么碍眼的东西塞进我们这边的作品中”,最后两边都不讨好,话题也并不正面,何必呢?况且,我不管怎样,还会始终绷着一根要踩着法律底线的弦,可遇到其他自称“熟悉九州”的人,尤其是有些满怀热情的昔日读者,终于参与到一个九州项目里,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心心念念“就让我来使九州重新融合在一起吧”的行为,根本就是在给自己和整个项目找麻烦。到最后,被伤害的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项目本身,这个锅员工个人背得起吗?

(至于找了一个不靠谱的“熟悉九州的人”,和整个项目组里完全没有任何人了解过这个题材,这两者哪个更不靠谱,那就是老天爷决定的事情了。)

这些话我说的时候,只是觉得这样最省事。那时候我比现在更天真,还以为“参与项目”就对项目有话语权,现在当然已经明白自己可笑。但即便就是这番话,对项目潜在投资人来说,他们感受到的也是“九州题材比其他小说麻烦太多了”。九州项目既不是我们唯一可选择的项目,也不是我们最有望赚翻的项目,却需要我们额外付出这样多的注意成本,那么我们干脆还是不买了吧!

所以你看,我们这些昔日觉得自己亲历过九州繁荣期的人,需要首先面对一个现实:你所想要的消弭干戈再回一统,是不可能的。千万别尝试,徒然害己害人。

其次,并不了解九州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参与到九州项目中的人,也要面对一个现实:你不能随便在网上搜索几本书看,或者拿一本设定集就投入工作,你得仔细了解作品的源流派系,并告知你的老板,千万别相信“九州设定早就全部公开了,随便用”这种不负责任的谣言。


如今普遍流传着关于“九州公版设定”的说法,似乎有些人认为,只要是九州的设定,甚至是某一部九州小说中独创的设定,由于作品传播广泛、被读者熟知,就全都可以随便用。这肯定不正确。

首先,当初发出同意免费开放设定公告的是四个人,至少你不能将明显由另外三个人独创的内容归入“公版设定“;

其次,如果大家仔细读过当年《九州幻想》上那篇公告,就会发现,“免费开放给公众使用”的,是“将在以前‘七天神’设定版本基础上”“共同整理补完”的“九州世界核心设定版本”。

也就是说,它应该是一个在公告之后才“将”被整合出的新版本,而不是此前发布过的任何一个版本。

关于这个版本,当时潘海天有过的最明确的想法就是“极简”,即只保留设定中最基础的部分,删除描述性、解释性文字,以最大可能降低门槛,方便作者各自发散思维。正因为如此,在那篇公告和其后的说明中才会明确提到,九州设定日后将随着不同作品的演绎出现不同的子系统,而子系统独创部分的知识产权归该子系统的作者所有。

由于老妖们的拖延症,那个“免费开放”的“九州核心设定版本”最终并没有完成,所以也从未发布。但是,之前由潘海天确定的“极简”的原则至少说明,老妖们准备免费开放的内容中,一定不会包括任何由小说“以文带设”而产生的设定,即使它十分广为人知,比如由斩鞍《青蘅传》首创的“羽族十姓”。

关于不开放小说中产生的设定,要说明的两点是:首先,当初这样决定,是为了保护未来参与的写作者的利益,没有道理老妖们提前慷他人之慨,任何作者只要写的是九州题材,其中有价值的设定就自动充公,这不利于吸引作者加入。其次,并不反对作者本人自行授权其他人使用自己作品中首创的设定,但这个决定权应该掌握在作者手中。比如斩鞍就是不反对其他人使用他的创造的人,可即使如此,“请求授权”的过程也是必要的,这是同为写作者对待原创应有的姿态。

虽然“九州核心设定版本”并没有公布,但当初发出声明的四位老妖从未否认过这个声明。所以九州设定“可以使用”这一点并未改变。只是使用之前,要先确定可以合法而无害地使用的,到底是设定中的哪些部分。

我知道有些人习惯看《创造古卷》。但我可以明确地说,《创造古卷》署名作者不止发出“免费开放”声明的四个人,而且其中包含有很多个人化的文案以及非属老妖们写作的内容,所以它肯定不在“开放”范围内。在神秘力量搞定其中所有作者均无异议之前,我不建议任何介意法律风险的人使用。

我自己一直以2004年4月5日公布的《九州基础设定》作为“开放版”设定的底本,这个版本中只包括创世(墟荒)、天文、地理、种族。我也一直只向合作者推荐这个“只有很少的东西”的版本,并告诉他们,正视旗帜早已撕裂的现实,其它设定的使用全部都不可以自作聪明。

也基于这个共识,新九州从最开始就确定了只在最简版本上衍生自己的独创内容。


不现实行吗?

即使是身为老妖的斩鞍,也在《怀人》出版的时候对地名做了修改。现在我很庆幸我们顶着粉丝“为什么要改,一点那个时代的念想都不给留了吗”的哀叹,将原稿中的“殇阳关”改成了“镜铁关”。

是的,还有“燮王”“离公”“十六国”这样的痕迹没有改掉,但这些词汇的存在,仅仅是为了维护大家共同设定的历史线不变。

当初的胤末历史,不是哪个人一家的独唱,大家共同用小说塑造这个时代本来就是最初的约定,是九州之所以产生“情怀”的本源。即使有一天,它成了谁要触碰就要小心翼翼、尽可能不让陈年地雷炸响的区域,也总不能将历史虚无到闭上眼睛假装不存在,不承认《羽传说》《旅人》《无星之夜》产生的当年,对于人物和情节的互相交织和印证,大家不但曾经彼此允可,甚至还曾彼此期待。

那个时代不会回来,但并未走远。我们这些亲历者,包括那些很少在网络上发声的人,都还健在。


说回“甄别哪些设定可以使用”的问题。

因为要了解“哪些设定可以使用”,九州题材天然就比其他作品格外多出了进入成本,可想而知必然会对九州题材的商业开发造成一定伤害。

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大家也许会看到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九州小说版权的购买者索性抹掉九州二字、也抹掉九州痕迹。

当初为了“让作品看起来处于同一世界”何等艰难,作者们甚至付出让趣味性打折扣的代价,追求作品间的彼此呼应。今后要将它们一一剔除,将是何等唏嘘。

但是总要经历这个过程,毕竟,如果不能为商业开发的全过程做背书,也无意以“保持九州的感觉”为追求,那么使作品脱离九州,无疑最为简单和保险。


但新九州不会这样选择,我也不会。

我会无视小青的哭哭啼啼,强迫她一行一行查找“有风险的词汇”。可是我们爱过的那个世界有它的疆土,多一寸我也不会相让。

这些话早在几个月前与潘海天的助理谈过后就想写的,无意蹭任何事件的热度,也真没有什么值得蹭。

欢迎面对这个现实:九州掀起的这一点声响,分贝数还赶不上随便一些八卦花边。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龙渊Lo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