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渊Lorn

少数派自留

头像/背景
by @BLACKSTATION

非授权请勿转载
感谢喜欢


我生不自量
寸寸挽强弓

浮生愿向书丛老
不惜将身化蠹鱼

微博 蠹鱼向海

借用很喜欢的一位老师的话。

“一个人在社会上历练久了体制内混多了,不知道点人生经验是不可能的,别以为这是什么洞见或专利。知道那些套路后选择怎么做才是重点。这时就见藏不住的价值观了。所以有些朋友我不怎么爱交。”


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们已经算是值得庆幸的。我们还知道自己和挥舞着大旗的“他们”差异在哪里,我们可以看到有两条路在眼前。

可是身后人呢?

我为身后大哭、恸哭。

他们很大多数人,可能再也不会知道曾经有一条人越来越少的路,再也不会听到前人濒死的嘶吼——正如我们无法看透的,只能隐隐约约触及到部分的前人。

我希望那个时候,有人能怜惜一下故纸堆里的血色。

脖子上的绳套越来越紧。

盛世果真凄凉色,一切才刚刚开始。

评论
热度 ( 80 )
  1. Christina于何栖 转载了此图片
    醍醐灌顶
  2. 于何栖龙渊Lorn 转载了此图片

© 龙渊Lorn | Powered by LOFTER